首页 >  精彩连载

姜宛姝林照辰小说总被表叔欺负哭分享在线资源免费

姜宛姝林照辰 呜呜文学 2020-06-17 09:14:17
  • 总被表叔欺负哭全文免费阅读-总被表叔欺负哭(姜宛姝林照辰)全本小说完本版免费阅读

    总被表叔欺负哭全文免费阅读

    主角是姜宛姝林照辰的小说之资源分享全文无删减完本

    点击在线阅读>>

今天给大家带了一部精彩的免费小说总被表叔欺负哭,主人翁是姜宛姝林照辰,小说主题鲜明,文笔新奇,《总被表叔欺负哭》主要讲述了姜宛姝林照辰之间的恩怨情仇:这一觉,就睡到了快晌午,醒来的时候,浑身都软绵绵的。朱氏和孙大夫一起进来看她。烧退下去了,幸好没什么大碍。老大夫很不高兴,板着脸把姜宛姝说了一顿,她低下头乖乖地...

姜宛姝林照辰小说总被表叔欺负哭全文免费阅读:

朱氏笑道:“没事了就好,以后可不许任性了,要去拜祭你爹娘,什么时候不能呢,他们若看见你因此生病了,在天上也是不安心的,接下去就在家好好歇着,等天气暖和起来了,照辰也回来了,那时候再叫他带你去。”
姜宛姝睁大了眼睛:“表叔走了吗?”
“是,昨晚上接到八百里加急的军报,冬天到了,关外一些游牧的部族没了粮食,又发兵来打我们晋国了,林家二郎有些扛不住,赶紧把他大哥叫回去了。”
姜宛姝如释重负,觉得心里一下轻松了起来。
朱氏看她的脸色,有点想笑:“怎么,你看过去挺高兴的,这么不喜欢表叔吗?”
“没有。”姜宛姝的脸红了一下,期期艾艾地道,“我昨天在他面前有点失礼,如今想起来觉得很是羞愧,不知道他心里是不是还在怪罪我。”
朱氏失笑:“你这孩子多虑了,这点小事,他哪里会和你计较。说起来倒是,他走的时候很不放心你,特意交代过我,若你病好了,要亲笔写封信给他报个平安,省得他路上牵挂。”
姜宛姝其实压根不愿意,但朱氏既说是林照辰交办的事情,那也推脱不得。
于是,姜宛姝到书案边,提起了笔。
斟酌了半天,墨从笔尖上滴下,在纸上晕开了一团烟。她想不出要写什么,只能落笔两个字。
“无恙。”
——————————
雪已经停了好几天,太阳挂在天上,白得晃眼,但天气依然是冷的,有一种透彻心扉的寒意。
老鸹停在枯树上,发出了一声短促的啼叫,在山中引起了空旷的回响。
姜宛姝向朱氏撒娇哀求了几次,朱氏心肠软,允了她自己出来给父母上坟。
此时,姜宛姝跪在那里,望着父母的墓碑,心中悲伤而茫然。偌大天地,仿佛只剩下她一人,隔着冰冷的黄土,再也回不到往昔。
坟前的三支香都已经燃尽了,也冷了。
守在后面的随从忽然出声:“请问尊驾何人?”
“吾乃临江侯世子薛迟,旧日曾与姜公有过数面之交,此次入京,惊闻姜公蒙难,心中甚为伤痛,今日特来拜祭。”
那是一个年轻的男人的声音,落在姜宛姝的耳中,宛如惊雷一般,她有点支撑不住,扶住了墓碑,全身都发抖了起来。
跟在身边的小丫鬟看见姜宛姝的情形不对,赶紧过来扶住了她:“姑娘怎么了,是不是又不***了,我们赶紧回去吧。”
“不、我不打紧。”姜宛姝用虚弱的声音挣扎着说道,她抓住丫鬟的手,撑住自己的身子,艰难回首。
那个自称薛迟的男子就站在身后不远的地方,他的面容明朗俊逸,如同冬日的阳光,他的眉宇间带着雍容清雅的气息,如竹林清风,所谓君子如玉、温润而泽,他只是那样站着,无声地望着姜宛姝,那温柔的目光几乎让她落泪。
姜宛姝忽然觉得胸口一阵刺痛,似乎有什么东西要从里面冲破出来,让她的心都快要裂开了。
她用袖子掩住了脸,似乎胆怯了,怕惊醒了这个梦境。
薛迟有谦谦君子之风,他站在一个微妙的距离外,仿佛不敢唐突了眼前的姑娘,他的声音温和又诚挚:“这位应当就是姜姑娘了,可见老天慈悲,终是让姜公骨血留存人间,尚是慰藉人心。如今,逝者已矣,生者如斯,还请姜姑娘节哀珍重,以免长者在泉下不安。”
姜宛姝抖了半天,勉强挤出了一个字:“是。”
小丫鬟递上了香。
薛迟接过香,立在坟前,沉默良久,那香灰一点一点地落下来,直到半截。
树上的那只老鸹忽然叫了一声,飞了起来,扑棱着翅膀从坟头掠过。
薛迟像是被惊醒了一般,深深地弓身拜了三拜。
姜宛姝放下了袖子,那个人还在眼前,并不是梦。她的眼泪落了下来。
薛迟将香插在坟前,借着弯腰的***,看了姜宛姝一眼。
她跪在那里,眼眸里是弥漫过山谷的月光,她那么美丽、又那么脆弱。
薛迟有些控制不住自己,不敢再看,强行闭上了眼睛,片刻后再睁开,已经是恢复了常态。
他直起身来,不再说话,对着姜宛姝拱手为礼,而后转身离去。
姜宛姝忍不住回首,眼巴巴地望过去,想再多看他一眼。
但是,他渐行渐远,只有一个背影而已。

总被表叔欺负哭全文阅读

所以,姜宛姝其实并不知道,薛迟的脸色惨白,手藏在袖子中,紧紧地攥住了,那么***,以至于掌心都渗出了血。
——————————
朱氏笑吟吟地到姜宛姝的房中来,身后跟着一堆丫鬟婆子,手里捧着许多东西。
“宛宛,过来看看。”
姜宛姝迎了上来:“赵夫人,这些是什么?”
“你表叔派人从燕州过来,给你捎带了一些日常用度的东西,本来依我看很不必,我家里什么没有呢,就他矜贵,非得顶好的才行。”朱氏半是埋怨、半是夸耀地道。
姜宛姝心里咯噔了一下,笑容有些勉强。
朱氏叫人把那些东西摆开了。
先是一块纯白的貂皮褥子,难得的油光水滑,通体没有一丝杂色,看过去如同一团柔软的云朵。朱氏叫人铺在姜宛姝常坐的那张软塌上。
四个膀大腰圆的仆妇扛着一卷毯子进来,众人都让开了位置。仆妇打开来,那是一幅华丽的波斯地毯,那上面描绘着各色花草鸟兽,色彩明艳,栩栩如生,一整块铺陈在地上,覆盖了大半个屋子的地面。
“这些个,是怕你着凉了,铺在屋子里,不拘是坐着还是走动,都更暖和些。”
丫鬟呈上来一盒薰香饼子,精致小巧的一块块,那上面用用金粉压出了花卉的形态,有桂花、梅花、玉兰、茉莉等。
朱氏选了一块桂花饼子,放到九孔博山香炉里面燃了起来,就有一股桂花的香气在屋子里弥漫开,清雅甜美,宛如九月的雨后,枝头摇曳的那一抹惊艳,沁人心脾。
“外甥交代说,不知道你喜欢什么味道的,各色都取了一些,你且试试看,不中意的就扔到一边去,若中意的,下回再多拿。”
姜宛姝的脸色有些苍白:“多谢表叔关爱,什么都好。”
后面还有些琳琅锦绣的东西,朱氏还待继续摆出来。
姜宛姝捂住了头,娥眉轻蹙:“赵夫人,我忽然觉得有些头疼。”
朱氏紧张了:“这几天都好好的,怎么又犯病了,来、来,快去躺着,我去叫孙老头过来。”
“不碍事www.zjtechexpo.cn,昨天晚上没睡好,我这会儿有些犯困呢,睡一下就好了,不必叫大夫了。”姜宛姝软软地朝朱氏撒娇,“那些药我都喝怕了,求夫人疼我。”
朱氏失笑:“你这孩子,忒娇气,好吧,先去睡着,下午若还难受就去叫孙老头。”
“是。”姜宛姝乖巧地应道。
朱氏让人收拾了东西,就要出去,走到门口,又记起了什么:“哦,对了,这盒糕饼果子给你。”
丫鬟捧过来一个点心匣子,朱氏顺手接过了再递给姜宛姝。
“我们家建安新近结识了临江侯世子,今天世子上门做客,给这府里的每个人都带了见面礼物,连建安的妹妹都没落下,他听说了姜家女儿眼下寄居在我们家,也给你带了一盒糕饼果子,莫看临江侯一介鲁莽武夫,没想到他家的世子竟然这般礼数周全,是个好孩子,建安难得也交了一回像样的朋友。”
朱氏和赵老爷生有一儿一女,儿子赵建安是命根子,女儿赵妙仪是掌心宝,说起儿女,朱氏总是一脸得意。
姜宛姝接过了点心匣子,轻声道:“赵家大兄是人中龙凤,他的友人自然是不俗的。”
朱氏笑着:“就你嘴甜。”
她一边笑一边出去了。
姜宛姝见朱氏走了,就吩咐小丫鬟:“把炉子里的香熄了吧,甜腻腻的,我不喜欢。”
“是。”
姜宛姝坐了下来,打开了那个点心匣子。
里面装的糕点做得十分可爱,是几只胖乎乎、圆鼓鼓的小兔子,颜色各异,***不同,憨态可掬的模样。
姜宛姝不由露出了一个会心的笑容,她拈了一块起来,咬了一口,还觉得有些心疼,小兔子尾巴没了。
糯米的甜软,和着玫瑰花的香气,还有脆脆的核桃仁儿,竟意外地合她的口味。
姜宛姝慢慢地把一整个小兔子都吃下去了。
她又想起了薛迟,他的目光深沉而温和,仿佛印在了她的心里,心忽然变得很柔软、又有点儿酸楚,不再是空荡荡的。
——————————

本站推荐理由

总被表叔欺负哭全集资源免费全文阅读小说资源故事运用亲切真挚的笔调,戏剧性的展示了情感与道德,爱情与责任的尖锐冲突,深刻剖析了游戏爱情造成的情感伤害,讴歌了真挚爱情的美好。

点击免费阅读总被表叔欺负哭全部章节!

姜宛姝林照辰小说仅代表总被表叔欺负哭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导读网立场。

呜呜小说推荐

呜呜小说排行

欢迎访问呜呜文学小说导读网

声明 |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网站地图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