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完本纯爱

虞清霜叶倾小说余顷天下阅读分享txt完本

虞清霜叶倾 呜呜文学 2020-06-09 10:35:39
  • 余顷天下大结局免费阅读-余顷天下(虞清霜叶倾)全部章节小说合集版免费阅读

    余顷天下全文免费阅读

    主角是虞清霜叶倾的小说之小说完整版完本阅读txt

    点击在线阅读>>

今天给大家带了一部精彩的免费小说余顷天下,主人翁是虞清霜叶倾,小说主题鲜明,文笔新奇,《余顷天下》主要讲述了虞清霜叶倾之间的恩怨情仇:自从天祎绣坊的少东家叶顷和龙头镖局的大小姐虞清霜成亲之后,祝府中就经常闹鬼。...

虞清霜叶倾小说余顷天下全文免费阅读:

自从天祎绣坊的少东家叶顷和龙头镖局的大小姐虞清霜成亲之后,祝府中就经常闹鬼。
据知***士更夫二牛实名透露,他每天晚沿街打更,溜达到祝府的时候,正好是夜幕微启,他沿着祝府的墙根打着棒子,正好能听到院子里面传来的阵阵磨刀声,那声音像是受怨多年的老厨娘抓到偷腥的丈夫,准备磨刀砍人般阴森。
而他半夜打更不巧又要在祝府的墙根溜上一圈,这个时候正值子时,他听见的便不再是磨刀声,而是在一阵稀里哗啦的摔碎声之中,还夹杂着那么两三句阴森森的哭喊。
他表示,若不是他心脏强大,是个真男人,他早就被吓尿了!
其他人也随声附和,叶顷在成亲之后,本来就白的小脸蛋就更加苍白了,活像是每天晚上被女妖精来来回回反反复复的榨干一般。
有不要命的去问叶顷的人,也只得到了叶顷的一个似笑非笑的眼神让他自己体会,好像一切尽在不言中。
虞清霜听到这些耳风的时候,她正在后院擦着她爹留给她的金枪,在丫头小蝶絮絮叨叨在她耳边八卦完之后,虞清霜的眼睛一眯,将手中的金枪顺势插到地上,狠狠地啐了一口,骂道:“放屁!你告诉那群小***,要是谁还敢传我是妖精,我就晚上变成女鬼,把他们一个个的都杀了!”
对于这些脏水,虞清霜委屈的差点喷出来一口老狗血!
她不过就是傍晚的时候帮了厨娘磨了几下刀,还有在半夜的时候跟叶顷闹了几下,怎么就变成妖精了!
这帮人就是闲的!听风就是雨,听到人家生了小胖小子就寻思给人家送童养媳!他们才是妖精,他们全家都是妖精!等她解决完了叶顷的事情,就腾出空来就把他们全杀了!
“好!”小蝶从小就跟着虞清霜,所以最喜欢的就是仗势欺人,还有……看热闹。
“等等!”虞清霜从石墩上站起来,将小蝶招了回来:“叶顷呢?”
小蝶听到虞清霜的呼唤,刹住了闸,跳回来在虞清霜的耳边嘻嘻嘻:“姑爷现在正在青楼呢!听说叫了不少姑娘!”
“青楼?!”虞清霜眼睛里面放光,最后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也跟着小蝶嘻嘻嘻笑了起来,最后落了句,“他那小身子骨也能折腾得了?”
“身子骨不重要,腰好就行。”小蝶这些年也跟着虞清霜看了好些个闺中秘书,给了虞清霜一个“你懂的”的眼神。
虞清霜心领神会,用手肘怼了小蝶几下,两个人笑了好长时间,虞清霜这才一拍脑袋,一道灵光闪到头顶,转身冲进房间拿了一张纸,匆匆塞进挎兜里,风风火火地奔出门去。
月宛楼是锦州城里面最大的青楼,平常的时候不仅有姑娘们作陪,甚至连酒菜在锦州城里面都是一流的,算是大家谈事聚会休闲娱乐一体化的场所。众多大佬在谈完事之后一边美美的听上一曲儿,一边吃着从姑娘们的手里捏过来的葡萄,那滋味,美到要升仙。
每天晚上是月宛楼最火爆的时候,听说一般没有钱的歪瓜裂枣连个门槛都踏不***,甚至有的时候,几个最好的包厢,都要预约才能有。
虞清霜冲到月宛楼的时候,正好是下午姑娘们懒懒梳妆之后,在厅里嗑瓜子聊八卦的时间。
虽然那些姑娘们个个都打扮得好看,但是满脸的冷漠,一副“不在营业中”的状态,只有那老鸨扭着腰过来,堆着笑,道:“这是哪阵风把我们龙头镖局的大小姐给吹来了啊?”
“好说好说。”虞清霜摆摆手,顺道将一张银票塞进了老鸨的兜里,挑眉道:“听说,叶顷在这?”
“呦,原来少夫人是来捉奸的啊……”老鸨将兜系好,笑嘻嘻道:“少夫人可别误会,少东家在我们这里也没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你莫急,奴家现在就找人叫少东家下来。”
老鸨说着,就招呼着旁边的小厮去叫人,却被虞清霜一把拦下。
然后她将老鸨拽到一边,有给她塞了一张银票,贼兮兮地道:“这钱也并不是这么用的,还劳烦老板娘去找几个胸大点的,好看点的姑娘,然后穿的漂亮点,塞进叶顷的房间。”
老鸨一脸“这姑娘疯了”的表情,嗫嗫喏喏的说:“这……”
这小两口怕不是有病?
她还是第一次听说,这新婚燕尔的小两口,娘子竟然明目张胆的给身在青楼的相公送姑娘!
有钱人世界的快乐,果然不是一般人能懂的。
“老板娘别怕,出了事我顶着,我肯定不是来拆你台子的!你放心!”虞清霜拍着她没有二两肉的胸脯保证。
老鸨虽然心里面犯嘀咕,觉得这小两口完全是神经病,但是她毕竟是开门做生意的,只要他们赔得起,把她的月宛楼拆了都可以,而且这天祎绣坊在整个锦州城里面算是数一数二的金主,还没有他们赔不起的东西!
于是她伸手招了几个姑娘,在她们的耳边嘀嘀咕咕不知道说了些什么,随即那些姑娘们完全是一副看痴呆的眼神盯着虞清霜,盯得虞清霜直发毛。
可是她们毕竟是有职业素养的姑娘,于是虞清霜便看着她们在排队上楼的同时,将本来就遮不住胸口的衣领又往下拉了拉,拉到了一个若隐若现的位置。
虞清霜目送那些姑娘鱼贯而入,也钻到了二楼,看准了时机,将叶顷的房间大门“嘭”的一声踹开。完全没看见刚刚进来的那排姑娘已经拉好了胸口,站在了叶顷的两侧。
她不管三七二十一,一***就坐到了地上,扯着嗓子开始嚎:“哎呦我的天老爷!真是造孽哦,我这刚刚成婚的夫君呦,竟然背着我出来招蜂引蝶呦,这日子真是没法过了呦!”
虞清霜这哎哎呦呦的唱法,完全是跟着祝府的厨娘阿林嫂学的。
听说阿林嫂年轻的时候相公不靠谱,人不仅丑,还浪的没边,每天挣不了二两银子不说,甚至还把一半的钱都花在了外面的小狐狸身上,所以阿林嫂便带着儿子回了娘家,准备与他和离。可是她回去的时候越想越气,于是便将她夫君捉奸在床,狠狠地嚎了那么几嗓子,之后他夫君不仅乖乖地和她和离,而且还把房子田地全都留给了她。
虞清霜听了阿林嫂这么勇猛的事迹之后,佩服的五体投地,于是主动请缨,天天主动替她磨刀,就是为了将她的绝学学来几分。
可阿林嫂本身戏班子出身,虽然后来不唱了,但是嗓音条件还在那里,虞清霜学了好久,都学不出来阿林嫂的咿咿呀呀令人声泪俱下的样子,却把鬼哭狼嚎却学了个十足十。
虞清霜在这边光打雷不下雨的干嚎着,嚎到最后,终于将放在胸口的和离书抽了出来,甩在了地上,嘤嘤道:“叶顷,你不仁我也不能不义,如此这般的话,你就把这和离书签了,我们两个好聚好散互不干涉,如何?”
“不如何。”一句温柔却冷清的话,砸在了虞清霜的脑袋上。
“你!”虞清霜一噎,随即想到这叶顷本来就是那副油盐不进的样子,她从小到大早已经领教了好多次,每一次她的挑衅,都能被他阴笑着挡回去,全然一副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的感觉。
可是虞清霜却不管那些个,清了两下嗓子之后,便想继续嚎,可是她嚎得嗓子都哑了,也不见叶顷有什么反应,于是她气冲上头,也顾不得阿林嫂嘱咐她的要婉约,要凄惨。她霍地站起身来,叉着腿,一只脚踩在了板凳上,插着腰,将和离书扔到了叶顷的面前,威胁道:“叶顷,签了它,我就不杀你!”
叶顷瞥了她一眼,手下的活却没有停,他的十指修长又灵活,捏着银针的手指温柔又细致,只见上面的银针在他的指尖来来回回穿梭在布面上,将一根根细线定在布上,本来还毫无修饰的布料,在他的手指抚过之后,便绘成了一幅锦绣。
虞清霜不由得想,这么好看的手指……如果抚在皮肤上,也会很不一样吧……
屋子里面的姑娘不知道什么时候都退了出去,甚至还贴心的将房门给他俩关好,整个空间就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一个在温温柔柔的绣花,另外一个便盯着叶顷痴痴呆呆的发愣。
这门一关,就将整个房间密闭了起来,而这个房间又不像正常的屋子,不仅空气中漂浮着一丝怪异又上瘾的香气,甚至连床帐门帘也都是令人怦然心动又暧昧的粉红色。好像在这个房间里面,做什么不可描述的事情,都顺理成章。
虞清霜盯着正低着头的叶顷,外面的夕阳红的像火,此时正顺着窗缝溜进来了一缕,刚好照在了叶顷的脸上,显得他本来有些苍白的脸,像抹了胭脂一般,连本来就精致的五官,都变得更加立体。
叶顷长得好看,是虞清霜见过所有男人中最好看的一个,即使她要和他和离,她也不否认。
虽然他们两个从小就认识,可每一次叶顷在那里安安静静呆着不气人的时候,虞清霜总是在面对着他的脸时,跟个痴呆一样,脑子根本就不清楚。连虞清霜都不得不承认,自己在某些时候是觊觎他那张脸蛋的,甚至在几年前还在看话本的时候,将他的脸代入男主人翁之中。
总的来说,他那张脸,满足了虞清霜的所有对男人的臆想。
她虽然平常打打杀杀的,但是骨子里面还是一个少女,所以在面对这么一张脸的时候,是很难把持得住的,更何况她的脑子多年受话本子的荼毒,所以她情不自禁地伸手,准备一把逮住他的手,好好地摸上两把。
可是爪子刚伸到一半,便被他给抓住了手腕,然后他猛地使力,虞清霜便顺势一个踉跄摔到了他的身上。
而后,他带着戏谑的声音轻飘飘地钻到了虞清霜的耳朵里。
“霜霜,你这个样子,会让我误以为你是欲擒故纵哦。”

余顷天下全文阅读

虞清霜记得,那是在她十二岁那年的一个阳光十分明媚,令人睁不开眼的午后。
其他人早已经下了课,只有虞清霜一个人留在阅路书院里面,正将两支笔绑在一起,疯狂赶着先生留给她的罚写,恨不得自己能长出来八只手。
虞清霜觉得自己真是背到家了,她明明已经将最新的话本子套上了《论语》的封面,却不想还是被那个早已经老花眼的先生抓了个正着,不仅将她的话本子整册没收,而且还罚她将今天讲的东西罚写五遍,写不完不让走。
虞清霜一边觉得点背,一边扼腕叹息,毕竟那本话本子是她跑了无数个书摊才买到的,据书摊老板说,早已经绝版了!等它再版,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去!为了这件事,她还专门用了二倍的价格才抢到最后一本!
可怜她看到还剩三分之一处,正到了高潮,马上就要结尾的时候,书就被一只干巴巴的手给抽走了!
于是虞清霜一边赶着罚写,一边琢磨着怎么才能将没收的书给偷回来。
“霜霜,来吃点!”连倩倩跟虞清霜是一个班的,自然也全程目睹了今天虞清霜当场被抓包的全过程,她不仅对虞清霜的遭遇表示同情,更重要的是,虞清霜说自己看完就将话本子借给她,现在也完全泡了汤。虽然这样,但是大家的革命情谊还是要在的,所以她赶忙到街上给虞清霜买了一碟小酥肉还有松花糕,跑回来跟她一起吃。
“爱你倩倩!给你比个心。”虞清霜一张嘴,接住了连倩倩塞过来的小酥肉,本来她饿的头晕眼花,字早都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了,现在被一口肉给拯救了回来。
“哎,上午那书你看到哪了?”
“看到了那公子来悔婚了!我跟你说,那公子真是个***,自己追了那么长时间的姑娘,竟然说拒婚就拒婚,男人都不是好东西!而且这个大大写的真不是盖的,这剧情真是,一波三折再三折。”虞清霜张嘴,又接过一口。
“然后呢然后呢,这么***的剧情!”连倩倩突然激动,爪子攥紧呼吸急促,跟街上看到了美男一样。
“不知道,我就看到这就被先生没收了,早知道我就先看结局了!”虞清霜叹息。
“不行啊霜霜,我们两个得把书偷回来啊,这可是你跑断了腿才找到的绝版!而且没看到结局这个不能忍!”
“放心,早已经在计划当中了!”虞清霜瞧着连倩倩,嘻嘻一笑。
“对了,刚才我在街上买东西的时候,听到了说你那个未婚夫婿昨天刚过完了十二岁生辰,正安排着到书院读书呢,话说,你天天往祝家钻,真的没看到过那个叶顷?”
虞清霜一愣,表示:“我真没有,他被家里藏的跟个宝贝一样,我上哪能看见他去。”
“啧,你白白担了这么多年童养媳的名号,到头来你连他长成什么样都不知道,虞清霜,我鄙视你。”
虞清霜没说话,但是已经暗暗地决定,等她写完罚写,就要去探探她那个未婚夫。
虞清霜写完罚写交到先生的讲台上,便挎上挎包跟着连倩倩一起回家,这一路上她俩拟了无数个偷书计划,等着一个个地实践。等到分开之后,虞清霜便一头扎进了祝府。
因为虞清霜从小就在祝府浪,而且大家都知道虞清霜和叶顷的婚事,所以她进祝府,连通报都不用,就可以在后院随意晃,自在的跟在自己家一样,丫头婆子也早就知道她,根本不管,甚至偶尔在觉得她打扰了自己干活之后,还让她挪挪地方抬抬脚。
虞清霜本来也就没想让别人知道她只专门来看刚刚被放出来的叶顷的,虽然她平常没有什么好名声,但是她还是要脸的,而且她只偷偷地看一眼,要是这叶顷是个什么歪瓜裂枣的玩意儿,她就是撒泼打滚上吊也得让她爹把这门亲事给毁了!
于是虞清霜在漫无目的的晃了几圈之后,逮准了时机,钻进了叶顷的院子。
这院子叫“文思院”,整个院子不大,没有几间屋子,清净得很,倒是在里面的文思阁阁楼不错,远远地就能看见,不过虞清霜从来都没***过,zjtechexpo.cn毕竟在之前,这里围的里三层外三层全是家丁护院,像看宝贝一般。不过现在一看果然松了很多,以前的守卫全都被撤了个干净。
虽然虞清霜本来可以大大方方的***,但是毕竟她目的不纯,和那些个偷看闺阁女孩的登徒子本质上也没什么区别,所以她决定,还是要隐蔽一点,于是她弯着腰躲过大众的视线,溜到了文思阁的门口。
虞清霜也没想到,这本来连只苍蝇都进不去的文思院,在撤了守卫之后,竟然连一个人都没有,甚至虞清霜都感受不到这里曾经有人生活过,于是她咽了口口水,小小地敲了几下门之后,发现里面好像根本没有人回应的样子,于是便轻轻地推开门,准备***一探究竟。
文思阁虽然在外面看的时候,觉得很大的样子,但是这么一进来,却发现里面虽然大,但是每个地方都十分文雅,这文思阁里面有三层,一层会客,二层书房,看来第三层就是卧房了。
虞清霜溜达到了第二层,也没发现这里面有人,而且布置什么的都非常简单,只有置于二楼书房有点不同,除了书架之外,还有一个大的绣架,立于正中央,上面还有刚刚绣到一半的绣品。
她的胆子蓦地大了起来,想着反正现在也没人,进来都进来了,如果不看完,好像差了点什么一样。
于是她顺着楼梯,溜达到了楼上。
可是三楼和她想的有点不一样,跟底下开放的两层不同,这是一个带着门的房间,而且温度比下面的两层都要高一些,还有一丝丝水汽从室内飘了出来,虞清霜也不知道中了什么邪,手跟不受控制一般推开了房门,然后便蓦地发现,一道已经脱了外衣,正在脱绸裤的身影,正愣在了原地,旁边还有一桶刚刚打上来准备洗澡的热水,将一室空气氤氲开来。
也不知道是不是被突如其来的热气熏的,虞清霜脸上的温度猛地升高,而后她的脑子瞬间愣在了那里,眼睛也盯在了他的腰部,忘记了转开。
直到一声隐忍的“你看够了吗”传来,虞清霜才抬手挡住眼睛,磕巴道:“我我我……”
接着虞清霜便听到了一阵衣服悉悉索索的声音,她再睁开眼睛的时候,那人已经将绸裤再次穿上,现在正抬眼,冷冷清清又很危险地盯着虞清霜,冷声道:“你刚才看到了什么?”
虞清霜听着他的声音这才抬眼看他,本来被水汽浸满的房间,现在被她一开门,将热气放出去了不少,她这才看清楚面前人的样子,然后愣在了那里。
面前的人脸色发白,但是因为满屋子的水汽,将他的脸颊熏得微红,好像喝醉酒的样子,虽然他还是一副少年的模样,但是眉眼之间已经有了日后可以勾引风流寡妇俏媳妇的潜质,这么看过去,跟虞清霜所读的话本子里面的男主人翁一样,按照那上面的描述,这个相貌,是相当的……可口。
而且他的身子看起来有点不好,身子偏瘦脸无血色,如今因为要沐浴,所以头发全部披散下来,这倒偏偏中了魏晋时期病态美男的样子。他刚刚冷冷清清的说话,虽然还有一丝变声期的嘶哑,但是跟他的好听的嗓音相比,根本不值得一提。
总之此男子……十分上等。
虞清霜迅速按照话本子里面的标准,给这人打了分,然后待那人完全没了耐心,压迫性地走到她的面前,她才反应过来,然后呆呆地说了句:“豆芽。”
那人面色一敛:“什么?”
“我刚刚看见了豆芽。”
然后那人本来偏白却被熏红的脸,瞬间变成菜色,眼神里面阴郁不明,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然后咬牙切齿的复述了句:“豆芽……”
虞清霜点点头,她发誓刚才一室的热气,她只看见了他粘在胸膛处的豆芽菜,别的什么都没有看到,而她也很认真的承认了。
可是那人却显然没有这么想,事实证明,面前的人他看得闲书一点都不比虞清霜少。
想得也比只看脸的虞清霜多了很多。
也不知道这少年的心中刮起了一阵怎样的狂风暴雨,而后他猛地扯着唇一笑,笑得虞清霜直发毛,然后问道:“你是谁?”
虞清霜咽了口口水,也不知道面前的少年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震慑力,吓得她只敢回话:“虞清霜。”
“虞清霜?”少年仔细瞧了她,又笑的很阴森:“我记住你了。”
“另外,你也得记住我,我是叶顷,”他笑得阴风四起,“你可得牢牢记住了。”
虞清霜咽了口口水,跟痴呆一样点头,然后脚下生风转身就溜,溜了很远都觉得后面有一双眼睛正阴风阵阵的盯着她。
而他们两个梁子,在虞清霜不知道什么原因的情况下,就结下了。
也是在很多年之后,叶顷在某一个将虞清霜折腾的死去活来哭唧唧的夜晚,他才猛地想起,那天下午,他是因为被丫头打翻了一盘炒豆芽撒了他一身,这才回去洗澡的。
而虞清霜说的豆芽,也真的只是豆芽而已。
可是青春年少总爱记仇,更何况是叶顷这种把仇记在小本本上的人,于是在第二天虞清霜在阅路书院看到了对她笑得很阴森的叶顷的时候,她就发现,自己的好日子到头了。
然后她便暗搓搓的跟连倩倩吐槽,并且称叶顷是“文思阁里面的斯文败类”。
毕竟叶顷给虞清霜找的第一个茬,就是在她去偷书的时候,将她抓了个正着。
那天虞清霜已经让连倩倩踩好了点,找到了平常先生没收他们东西并上锁的柜子。因为连倩倩今天的“贡献”,又让先生没收了一本话本子,而趁着先生在将书要锁柜子的时候,她们两个便使一招调虎离山之计,将先生给勾引出去,这个时候虞清霜便潜入室内,将书趁着先生没锁柜子,神不知鬼不觉的拿走。
计划堪称完美。
却不料败在了叶顷的手下。

本站推荐理由

这部小说资源是本站亲力亲为为大家找的一部很好看的小说资源哦,男女主之间的互动十分有爱甜蜜,撩拨你们的少女心,希望你们会喜欢哦。

点击免费阅读余顷天下全部章节!

虞清霜叶倾小说仅代表余顷天下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导读网立场。

欢迎访问呜呜文学小说导读网

声明 |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网站地图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