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完本纯爱

千秋银雀小说槛中之雀免费下载无删减阅读

千秋银雀 呜呜文学 2020-06-12 09:45:20
  • 槛中之雀合集版免费阅读-槛中之雀(千秋银雀)全部章节小说完本合集版阅读

    槛中之雀全文免费阅读

    主角是千秋银雀的小说之全章节分享全集完本无删减

    点击在线阅读>>

今天给大家带了一部精彩的免费小说槛中之雀,主人翁是千秋银雀,小说主题鲜明,文笔新奇,《槛中之雀》主要讲述了千秋银雀之间的恩怨情仇:成银雀是高高在上的少爷,外表美妙内心阴沉,因为家世的原因也无人敢惹,后来,他有了个仆人千秋,身份低贱不说,面对什么事都冷静的过分,成银雀很喜欢他,却不想千秋唯独...

千秋银雀小说槛中之雀全文免费阅读:

他们……在哪里?
“呼……呼……”就在他即将睡过去的时候,男人粗重地呼吸声在他耳边响起,“少……少爷……”
是千秋。
他身边历任随从里,他最中意的一位Beta。
如果发展顺利,今后他继承了成家,千秋就会改姓成,变成下一个成奂。
“少爷……醒醒少爷……”男人在叫他。
光是睁开眼,就几乎耗尽他所有的力气。月光从树丛的枝丫间落下来,待到眼睛适应了黑暗后,他依稀能看见一些周围的环境——在他身边不远处,有具风干的兽类尸骨;再往更近处看,能看到腐掉的竹刺。
意味不明的低吟自他嘴里流出,他右手边的男人激动地挪了挪手,却刚好碰到他的伤口。
“嘶……!”
“您有没有事……”男人急切道,“我马上想办法救您出去!您先等等……”
“千秋……”银雀声音嘶哑,“冷静点。”
他没办法扭过去头去看千秋,摔下来的时候大约扭伤了颈骨,现在只是稍微活动就能感受到钻心的痛。
“这里是哪里……”
男人说:“好像是个废弃的陷阱。”
“那些人……”
“已经有一会儿没听到外面的动静了。”千秋说,“他们应该找不到这里……您先别说话,保留体力。”
他看不见千秋,但能听到对方悉悉索索的动静声。
千秋肯定同样受了伤,听他凌乱的呼吸声就知道。
这不是成银雀第一次身陷险境,但这是应该是最优待的一次——至少他身边还有千秋,并不算孤立无援。陷阱中短暂地沉默了片刻,千秋忽然开口,竟语带哽咽:“是我没有保护好少爷,是我的错……”
他说得恳切,像个做错了事的孩子。
银雀太阳***突突地跳,却在他的话语里微妙地得到了些安慰感。他咬着嘴唇,尽量不让自己痛得叫出声,牟足了气力向右边转过头:“不是你的问题,别……别着急揽错。”
——总感觉这次是真的会死掉了。
他听得见自己的骨骼发出令人牙酸的咯吱声,可即便如此,银雀仍有强烈的冲动,想看看千秋此刻的表情。
…………
男人一直看着他。
***味混进甘草味中,哀艳绝伦。
身体上的伤痛,对千秋而言不值一提;可在感受到手边银雀温热的血时,千秋眼睛发涩,不知耗了多大的气力才让自己的呼吸不那么颤抖。
每一笔加诸在银雀身上的疼痛,都堪比在他心脏上插刀。
这种感同身受来得无迹可寻,男人自认迟钝,着实不知因何而起。但感觉却确确实实,真实得不能再真实。
他肋骨断裂,无法轻易动弹,只能看着他的主人缓缓转过头。
这一瞬间,时间仿佛停止——
月光恰恰好洒在二人中间,照亮了千秋的鼻尖,也照亮了银雀的眉眼。那人头发散乱,粘着泥土和细砂,整张脸裸露在千秋眼前极近处,然而他的右眼……带着惊悚的裂痕。
像破碎的玻璃珠那样,银雀的右眼睁得很圆,布满了龟裂。
“您的眼……”
“哈……”银雀长长地呼气,声音震颤得厉害,“怎么,吓、吓到了吗……”
“……”
“这就是,就是他们……”银雀的嘴唇已经完全失去了血色,气若游丝道,“从我身上拿走的东西。”
那只右眼是玻璃义眼。
为什么讨厌别人站在他右侧;为什么在车上碰触男人的手;为什么对右侧偷袭的人毫无察觉……因为银雀看不见。
男人震撼得说不出只言片语。
因为失血过多,银雀的理智在崩塌。
他隐隐约约能察觉到自己异常的亢奋,却无法收束住。他就那么看着千秋,左眼半阖,右眼碎裂,记忆如江海之潮,铺天盖地地涌来:“我,哈哈……我可能要死在这里了……你好无辜,要给我陪葬……”
他说:“我不怎么想死……”
男人焦急地否决他的话:“不会的少爷,不会的……”
“哈,哈哈哈……”银雀低低地笑起来,不知是否是情绪影响到了信息素的分泌,甘草的气味越渐浓郁,又涩又甜,“你不是想知道吗,他们从我这里夺走了什么……是眼睛,一只眼睛,用……就用那种……很尖的,很尖的刀,将整颗眼珠全集的剜出来……”
啊,他为什么记得那么清楚,明明已经是十年前的事了。
银雀至今还能回忆起每一处细节,记得那座山、那座暗无天日的空屋。他被成家的仇敌绑架,关进了狗笼里。

槛中之雀全文阅读资源试读

是夜。红叶馆。
各色各样的人正在酒杯和骰子的魅惑中肆意享乐,场面热闹非凡。作为王都最大的声色场,红叶馆几乎夜夜如此,生意好得过分。
男人就在最热闹的时间,走进了门,身后还跟着四个保镖。
他穿着卡其色的风衣,好好系着腰带,双手随意地插在口袋里,面容沉静还稍有些漠然,显然是看惯了红叶馆的纸醉金迷。他脖子上的项圈尤为引人注目那是尚未被标记的Omega的象征。一个Omega到这种声色场来,难免令人遐想连篇。
“喔!好漂亮的Omega……哇塞四个保镖,排场挺大……”
“嘘!别直视他!那是成家的继承人,这里货真价实的少东家!!”
“成……成家?!是那个成家?!”
“对,就是你想的那个成家……千万别直视他,他脾气很不好的……”
男人就在四周围躲闪又好奇的目光中,进了电梯。
他身后的大个子保镖恰好在这时候收到了消息,毕恭毕敬地往前走了一边,弓着腰在男人耳边汇报道:“人已经到了。”
男人斜了他一眼,眉间浮现出浅浅的愠色:“别站在我右边,不知道规矩?”
大个子保镖立刻脸色发白,急忙退后:“对不起,对不起……”
“算了。”男人叹了口气,“为什么不让他直接去家里见我。”
“老爷说安全起见,还是先看合不合您的心意。”
“知道了……”
随着“叮咚”一声,电梯门徐徐打开,男人步伐轻巧地朝着尽头的房间走去。
房间门敞着,有人穿着应侍生的制服守在外面,见到男人时迅速让开,尊敬地叫他:“少爷。”
“嗯。”他点点头,“成奂在吗?”
“他……”
“在的少爷。”侍应生还没开口,里面已有声音传出。
叫做成奂的男人西装革履,头发一丝不苟地拢在脑后,戴着白色的手套正拿杯子:“少爷今天想喝点什么?”
“免了。”男人脚步未停,一路走进屋,在落地窗旁的贵妃榻上坐下,右腿搭上左腿,金线镶边的皮靴在迷离暧昧的暖黄灯光下闪光。
成奂是成家老爷的随从说是随从,但也像秘书,或者像管家……总之大大小小的事都由他在管着。他看起来不过而立之年,做事却相当了得,在成家十几年从未出过错。成奂这个名字也是老爷替他取的,他原来叫什么无人知晓,到成家之后就改姓了成。
房间里除了成奂之外,还有另一个男人。
成奂朝他使了使眼色,将刚倒好的凉水放在茶几上:“他叫千秋,Beta,身手不错,身世干净,五官端正,身体健康。”
“姓千?”
“无父,没有姓氏。”成奂道,“母亲是下等街的娼妇,三年前和客人玩过头猝死了,艺名叫……”
成奂微微卡壳,像是一时忘了这种无关紧要的信息。
倒是千秋,沉声接话:“由香。”
“这身世还真是可怜,”贵妃榻上的男人脸上带着戏谑的笑,“是不是恨上天不公,偏偏让你这么苦。”
千秋并不回答。
他只是站在那里,谨守规矩地垂头不看男人。他很高,大概有一米九,即便有廉价衬衫的包裹,仍然看得出来身材匀称很有力量,一点也不像个Beta。但他却留着很乖巧普通的碎发,低头时刘海几乎将眉眼全挡住。明明背头或者寸头会更合适一些。
“你知道跟着我要做什么吗。”
“知道,”千秋说,“保护您,听从您的指示。”
男人嗤笑一声:“我的指示?那好,现在跪下来,把我的鞋擦干净。”
成奂只站在旁边看着,并不说话。
下一秒,一米九的男人走近贵妃榻,没有任何犹豫地单膝跪在他脚边,将衬衣袖子扯进手心里,温柔且小心地抵住他的右脚。
男人却突然变换了***,把脚挪开了。
“看样子你很想跟着我。”
“我需要钱,想摆脱下等街。”千秋仰起头,礼貌又虚伪地笑起来,“在成少爷身边薪水很高,我会努力做好的。”
“哈,哈哈。”男人笑出声,“你倒很诚实,也没什么自尊心。”
他蓦地站起身,从千秋身边走过,径直朝着门外走去:“让他直接来家里……记得给他换身衣服,太寒碜了,碍眼。”
“好的少爷。”
等到男人带着他的保镖们再度乘上电梯,成奂才看向依旧保持跪姿的男人:“你可以起来了,我现在带你去换身衣服,再回成家。”
这过程中,成奂没再跟他说过任何话,直至他们抵达成家的豪宅,成奂最后确认了一次千秋的着装,才领着他***。
“少爷的名字你清楚吗?
“成银雀……对么。”
“你绝对不可以这么称呼他。”
“好的。”
“烟只抽BASA,1.1mg硬盒装;少爷如果没有让你去休息,就算他在睡觉你也必须守在房门前;不要喷任何香水,或者任何有人工合成香味的东西,少爷很讨厌。”成奂不紧不慢地说着,也无须他回答,“少爷身体不太好,情热期不规律,一般的口服抑制剂没有用;特效抑制剂你必须随身带着,少爷忽然***情热期的时候替他注射。绝对不要妄想和少爷发生什么肉体上的关系……顺便一提,上上个就是这么被扔掉的,虽然没真的发生,少爷也放过了他,但老爷无法饶恕这种人。”
“好的,我是Beta,所以……”“我当然知道你是Beta,这也是只找Beta的原因。Alpha容易失控,反而不好用。你的任务就是替少爷做好一切他想做的事,并且保护他的安全,有很多人想除掉成家唯一的继承人。”
“对少爷的命令不要提问,执行就可以了。”言谈间他们已经走到了主宅的大门,有佣人替他们拉开门,成奂领着他一路往楼上走,“还有,别站在他右边,会惹怒他的。”
成奂在很严肃地告诉男人***事项以前试用过的几个Beta,或多或少在听见这么多规矩时都露出了“好麻烦”的神情。可他扭头看向千秋时,这个男人前一秒还处于无表情中,察觉到他的目光后立刻扯出虚伪的笑容:“我都记住了。”
成奂意味深长地多看会儿,问道:“不觉得很麻烦吗?”
“毕竟成家是帝国第一的家族,”千秋说,“这很正常。”
“很好,务必记清楚,别犯错。你和成家签的是***契,不是劳动合约,如果少爷不要你,运气好的话你会被下放到农场去工作,运气不好的话你可能会进鱼肚子里;如果少爷满意你,也许要不了多久你就会得到你想要的。”
“我知道了,谢谢您的提醒。”
成奂凭直觉认为这个男人并不简单,从应征的Beta里以绝对的优秀脱颖而出的人,却是个没经受过任何战斗训练和文化学习的下等街娼妇的儿子,怎么想也不正常。
但他并不担心。
因为在银雀身边能呆三个月以上的人,大概还没问世。
等他熬过了一星期,再仔细调查也不迟。
“这是少爷的房间,旁边这间佣人房是你的。”成奂领着他在二楼走廊的尽头停下,“少爷允许你去休息的时候,你可以在这里睡。明早六点洗漱好在少爷房门前等着他吩咐。”
千秋点点头,狭长的眼睛一直保持着半阖着的状态看向地面。这很符合仆从的角色,他也好,成奂也好,在主人面前就应当如此。
银雀深夜才归,倒头就睡,再睁眼时纱制的窗帘已被阳光映成浅浅鹅黄。
他呼吸略沉,睁眼又闭眼,逐渐让自己从***的梦里彻底脱出。至于究竟梦见了什么,在醒来的刹那他便已忘得差不多,只是喉咙干涸得厉害,像在梦里曾号哭过一场。
“啊……”
他缓缓坐起身,看了眼墙上的挂钟。早上九点半,醒得正是时候,再过半小时他就得开始一天的工作。
男人伸手抓过床头柜上的皮质项圈,沙哑地叫了声:“水……”
门外立刻有脚步声远去又折返,很快门被咚咚敲响。
“进来。”
直到昨天,每天早上守在他房门口的还是家里的女佣;但现在,进来的是那个身高一米九的新随从。男人端着玻璃杯,进来时目光便自然地落在他身上,只一秒又偏离,恭谨地站在他的床沿。
银雀茫然地皱着眉头,缓了缓才问:“……你叫什么来着。”
“千秋。”
千秋没料到打开门时会是这种光景他的主人赤裸着身体,浑身只穿着一条***地抬手给自己戴上项圈。
比起寻常的Omega,银雀显然久经锻炼,肌肉匀称而紧实,皮肤白得发光,和他的脸一样漂亮。但也许是因为还没睡醒,银雀一只眼睁着,一只眼还半闭着,精神欠佳。
千秋将水杯递过去,他接过来很快喝掉整杯,随手又把杯子塞回了千秋手里。
“没有其他吩咐的话,我先出去了。”千秋道。
“出去干什么。&www.zjtechexpo.cnrdquo;银雀坐在床沿,***腿,摸过床头的烟递进嘴里,“嗯?”
千秋的目光匆匆扫过床头柜,立刻拿过打火机,打上火后躬着腰递到他面前。
“太高了。”银雀含着烟,话语也变得模糊不清。
男人会意地单膝跪下,终于让火苗缠上香烟。
银雀垂着眼看他,上位者的气势在他举手投足间肆意发散。如果不是一直能闻到Omega的信息素味道,说银雀是个身形偏小的Alpha大概千秋也会相信。那股信息素是甘草的气味,初闻时涩,可再多嗅两下便能尝出浅浅的甜味。
很可口的样子。
银雀垂眼看他,嘴角上翘着吐出一口烟:“有钱的话,什么都愿意做啊。”
千秋又露出他的假笑:“是的。”
“你好恶心。”银雀笑起来,嘲弄地用脚尖踢了踢男人的肩窝,“要怪就怪自己是从下等街的娼妇肚子里滚出来的Beta吧,如果是个Omega说不定还能找个有钱有势的Alpha嫁了。”
“少爷说得是。”
没有任何不悦,也没有躲闪,依然顶着那张令人作呕的标准笑容,任由他的脚尖踩着。
银雀收敛了笑意,又说:“替我换衣服。”
“好的少爷。”

本站推荐

槛中之雀 全集资源完整免费阅读,作者将伏笔与其中的一些小细节描写的非常完美,总能给人一种意犹未尽的感觉,爱阅读的朋友千万别错过这篇小说资源哦!

点击免费阅读槛中之雀全部章节!

千秋银雀小说仅代表槛中之雀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导读网立场。

欢迎访问呜呜文学小说导读网

声明 |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网站地图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