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架空穿越

朋友妻来世可妻小说朋友妻来世可妻第6章在线资源完本下载

朋友妻来世可妻 呜呜文学 2020-06-10 09:08:09
  • 朋友妻来世可妻第 6 章全章节免费阅读

    朋友妻来世可妻第6章全文免费阅读

    主角是朋友妻来世可妻的小说之下载在线大结局完本无删减

    点击在线阅读>>

今天给大家带了一部精彩的免费小说朋友妻来世可妻第6章,主人翁是朋友妻来世可妻,小说主题鲜明,文笔新奇,《朋友妻来世可妻第6章》主要讲述了朋友妻来世可妻之间的恩怨情仇:打发走了陈茗儿,沈则又坐回了沙盘上,还是之前的***,盘着腿,胳膊肘搭在膝头,神情凝重,脊背绷得笔直。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让人疏离的正气。只是此刻,这一身冷硬的骨头之下,是让沈则措手不及的无耻反应。她只不过是替他量了腰围,行......

朋友妻来世可妻小说朋友妻来世可妻第6章全文免费阅读:

打发走了陈茗儿,沈则又坐回了沙盘上,还是之前的***,盘着腿,胳膊肘搭在膝头,神情凝重,脊背绷得笔直。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让人疏离的正气。

只是此刻,这一身冷硬的骨头之下,是让沈则措手不及的无耻反应。

她只不过是替他量了腰围,行为举止并无半分逾越,甚至比之旁人还有着刻意的回避和收敛,他呢,他竟丝毫控制不了自己。

真是枉读了这些年的圣贤书。

他垂头静坐,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鼻息间却似乎总能嗅到她的发丝留在自己胸口的香味,像是在荒草地上引了一把火,火势蔓延,看不到尽头。

若是看不到她,也罢了;又或者她嫁做人妇,他就是再难受,也只能憋着。现在,她就在他府里,他若是想,可以每天都看见她,他甚至可以再卑劣点,想个堂而皇之的理由把她弄到自己的院子来,可那又能怎么样呢?

她的心还是在别处,而他的心,却仍是要深埋起来。

想到这,沈则突然泄了气,他突然意识到,他对陈茗儿的念想,比他自己从前以为的还要贪。

他竟然想要她的心。

沈则提了下嘴角,自嘲地笑了笑:配吗?

此时此刻,以他的身份,可以对这世间随便哪个姑娘动心起念,却独独不能再贪念她了。

-

包月钱这日,陈茗儿老老实实地把月例银子连同这些日子得的赏赐一同交给舅母,由她转交崔氏。非得经这么一道手,崔氏是怕陈茗儿自己私藏,舅母是知晓她每月领多少银子的,顺手就把账查了。

陈茗儿如何不知道崔氏爱财如命,也不愿再招惹她,真是一枚铜钱都没给自己留。

舅母叹了口气,傻丫头。

说罢,不由分说地分了一半回去,塞进陈茗儿手里,你自己也得留些,还能做一辈子丫头?

陈茗儿一愣。

舅母继续道:你来日总还得要嫁人过日子,你手里有些银钱,婆家也不敢低看你。

舅母的这番话,陈茗儿是听到心里去了。她是应该往自己手里攥些钱,但不是为了嫁人,是为了不嫁人也能立足。

与舅母分开,陈茗儿绕道去小厨房看念夏,找了半天,才在偏院的角落里找到正在抹眼泪的念夏。陈茗儿快步上前,伸手摁在念夏的肩膀上,弯腰小声问:受委屈了?

小姐?念夏回头,赶忙抹了一把眼泪,挤出一丝笑来:我没事儿,方才摘了辣椒,又揉了把眼。

陈茗儿挨着念夏坐下来,看着她,声音闷闷的:你别骗我了,是不是何妈妈又骂你了?

见了熟人,念夏的心里的委屈越发忍不住了,噗簌簌往外冒,嘴上再怎么不肯认,眼泪也止不住。

陈茗儿想了想,问她:是不是克扣你的月钱了

念夏抽泣着点了点头,她说她带着我,算是我师傅,我得孝敬她。

陈茗儿把刚才省下的那一半的月钱塞给念夏,你拿着。

念夏吓了一跳,连连往回推:小姐,您怎么会有?我不能要,不能要的。

崔氏不准陈茗儿藏私钱,她是知道的。

陈茗儿攥住念夏的手,温声道:你拿着,以后每个月我都给你。

小姐

没事儿的,我想想法子,咱们也不能总在——

陈茗儿话没说完,就见念夏浑身打了个激灵,然后就是一道又尖又细的嗓音叫骂着:你个死妮子,你倒是会躲懒,怎么,还委屈你了?

说话间,就见个三十出头的媳妇冲过来撕扯着念夏的耳朵,拽着她往外头走,一边走一边打骂,就跟没看见陈茗儿这个大活人似的。念夏扭过身通红着双眼挣扎着朝陈茗儿摇了摇头,眼泪咕噜噜地往地上砸。

陈茗儿气得浑身发抖,她懂念夏为什么不让她出头,单凭她一个,就算扭打一场,撕破脸皮,也无济于事。她跟念夏还是要在沈府栖身,那念夏该受的委屈一样都少不了。

此时此境,若要帮念夏,陈茗儿咬住嘴唇,心里说不出的滋味。

她实在想不到比找沈则更快,更有效的法子。

若是放在从前,能引得男人为自己出力,陈茗儿是沾沾自喜的。她是饵,他们是鱼,她让他们往哪里游,他们就得往哪里游。可眼下,明明知道他人对自已有意,再出口求助,总让陈茗儿觉出些不耻来。但为了念夏,她不得不去找沈则。

-

傍晚,沈则刚进院子,就看见了坐在院中的陈茗儿。夕阳在她周身勾勒出一圈温暖的光晕,将她白皙的皮肤染上了淡淡的粉色,像早春枝头上含苞的桃花。

沈则的心紧着突突跳了两下,他没再走近,立在原处,手抵住唇,轻咳了一声。

陈茗儿循声望过来,急忙端着托盘起身,托盘里是叠得整整齐齐,新制的夏衣。

是来送衣裳的。

不知为什么,沈则吐了口气,抬手示意杨平把东西收下。他的院子里没有跟着伺候的丫鬟,许多原本该内侍的活也给杨平干了。

杨平拿走了衣裳,陈茗儿仍是站着没动,她攥着手指,骨节都发白了,似在挣扎。

还有事?

陈茗儿抿着唇,点了点头,白皙的脸颊上红晕更深。

沈则一愣,旋即轻声道:随我来。

他带着陈茗儿去了书房,帮她铺好纸,挽了一截袖子,利索地研了两手墨,又从笔架上挑选了一只用着顺手的软毫,蘸饱了墨。

一切准备停当,他自己则退开到一旁,倒像是个伺候人的。这让陈茗儿愈发不安,手心都沁了一层薄汗。她悄悄地把掌心在衣摆处蹭了蹭,这才拾起笔来,一举一动都透着小心翼翼,这让沈则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要写的话,已在陈茗儿的脑中过了几十遍,措辞用句都想得清清楚楚,她很快写完,沈则也读完了。

明白了,没等她多言,沈则便点头应下来:这事,我管。

陈茗儿咬着下唇,复又提笔在纸上写了三个字:多谢你。

不必道谢,只是我还想再问你一句,你要如实答我。

陈茗儿有些惶然地点了点头。

你呢,你有没有受委屈?

姑娘把头摇成了拨浪鼓,还嫌不够,又在纸上写:万妈妈待我很好。

沈则笑了笑,只觉得自己像着了魔一样,她这急切的模样落在眼里也比别人好看。

陈茗儿将手中的笔轻轻搁下,仍是局促,红着脸一低头,鬓边一缕头发软软地垂下来。

沈则下意识把手背到身后,克制住想要替她把头发别到耳后的冲动,沉声道:往后有事就来找我。

顿了顿,又加了一句:心远去峡州前特意托付我照看你。

天知道,这后头一句,沈则是多不情愿才说出来的,但若是瞒着不说,又叫他良心不安。

心远是闵之的字,曾经就连这两个字所带的淡泊的气度zjtechexpo.cn都是陈茗儿极钟爱的,她总是唤他的小字,高兴的时候叫他心远,撒娇的时候唤他心远,哪怕与他使小性子的时候也这般叫他这两字在她的唇间心头辗转千回,就连她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都是,闵心远,我不怪你,我可怜你。

时过境迁,此刻突然再听到这个名字,像被人兜头浇了一盆凉水,浑身上下都是沁骨的寒凉。陈茗儿扯了扯嘴角,不知怎么就挤出了一丝惨淡的笑来,嘴角虽勾着,眼角却红了。

沈则心口一阵闷痛,又是心疼又是烦躁,半晌,他才冷着嗓子道:别难过了,心远说等他年底从峡州回来,你们俩的事还有转圜。

陈茗儿看着对面这个朽木,真是哭笑不得。她摇了摇头,朝着沈则施了一礼,快步出了书房。

沈则留在房内,拿起桌上纸抖了抖,看着她写下的多谢你三个字,胸口不上不下地堵着一口气。他心疼她,看不得她难过,可她在为她的不可得落泪,他真是半点办法也没有啊。

沈则叹了口气,叫了杨平进来。

我大哥院子里的事现下是谁在管?

杨平不由得侧了侧耳朵,以为自己听岔了,他面前的这位爷什么时候管过这些家事,还管到了世子爷的头上。

庞恒,世子妃娘家亲戚。

你去跟庞恒说,他们小厨房里有个管事的姓何,勒索旁人的月钱,给撵出去。

杨平走近两步,小声问:是方才陈姑娘给您告状了?

沈则想着陈茗儿的方才的模样,气也不顺,看了一眼杨平,冷道:我怎么从前没发现你话这么多?

杨平噎了口气,又道:五爷,那个姓何的素来横行霸道,我都有所耳闻。她就是庞恒家的,仗着世子妃的这层关系,谁也不敢撕破脸。

我说呢。

沈则敲了敲额头,这涉及到别院的事他也不好管得太多,更何况他的那个大嫂素来也不是个善茬。

那你就去找一个叫念夏的,把她送到我祖母那儿当差。

杨平贱兮兮地挠挠头:那就直接来咱们院多好,省得咱们这儿一直冷冷清清的。

话说完,知道沈则要骂他,抬脚就溜。

闹虽闹,杨平还是依着沈则的意思把念夏送到了老夫人的院子里。但即便是这样,沈则出手要人这事儿很快就传到了大夫人那儿。

点击免费阅读朋友妻来世可妻第6章全部章节!

朋友妻来世可妻小说仅代表朋友妻来世可妻第6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导读网立场。

欢迎访问呜呜文学小说导读网

声明 |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网站地图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