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血都市

易南烟丁瓒小说顶流也想谈恋爱txt完本下载全章节

易南烟丁瓒 呜呜文学 2020-03-05 10:10:42
  • 顶流也想谈恋爱合集版免费阅读-顶流也想谈恋爱(易南烟丁瓒)完本小说全部章节合集版阅读

    顶流也想谈恋爱全文免费阅读

    主角是易南烟丁瓒的小说之全集资源无删减下载分享

    点击在线阅读>>

今天给大家带了一部精彩的免费小说顶流也想谈恋爱,主人翁是易南烟丁瓒,《顶流也想谈恋爱》主要讲述了易南烟丁瓒之间的恩怨情仇:丁瓒年少成名,仅靠一张脸混成了娱乐圈顶级流量,女友粉无数。只有和他从小一起长大的易南烟知道mdashmdash某人怼天怼地,自恋又腹黑,一堆少爷病。...

易南烟丁瓒小说顶流也想谈恋爱全文免费阅读:

04
“娃娃亲?!”易南烟瞠目结舌。
“对啊,传得可像模像样了!我去买辣条的时候听那些女生说的,就好像知道什么内幕似的,说你们是家族联姻,高中一毕业就要结婚的!”
易南烟:“……”
苍天,这些人的想象力可以再丰富一点:)
今天早上的升旗仪式,教导主任就上周的打架事件进行了批评教育,以此警醒全校学生安分守己,把心思放在学习上,高三学生更应该全心全意备战高考。
他这通发言虽然没有提及打架学生的名字,但丁瓒在学校的一举一动都备受关注,上周他们前脚被老师拎进办公室,后脚消息就传开了。
由于事发当时,并没有同学听清丁瓒和万鹏的那两句争执是什么,只依稀知道是和易南烟有关。
后来有人好奇去问万鹏原因,谁知万鹏也是决口不谈,再看到易南烟更是一副幼小心灵受到伤害的表情,惹人浮想联翩。
十七八岁的少年少女正是跳脱的年纪,脑洞也大,一点点小八卦成为大家枯燥学习生活中的调味剂,越传越离谱。
其实早在周六下午就传得沸沸扬扬,只是他们实验班的消息一直比较闭塞,后来又有同学看到易南烟在学校附近的公交站姿态亲昵地给丁瓒贴创口贴,更是将流言蜚语坐实了。
易南烟问:“那丁瓒就没否认吗?”
顾思淼眨眨眼睛,“当然没有啊!你知道他从来不在乎这些闲言碎语的,上次说他接受了高二一个班花的告白也是传得全校皆知,也没见他说什么,还不是最后从来没见他和那班花有过任何接触,谣言才不攻自破的。”
她支起下巴,又说:“但是这次不一样啊,大家都知道你们两家关系好从小一起长大,订了娃娃亲也不是不可能的!小说资源里都是这样写的!等等,我给你找找啊……”
顾思淼从书包里随手拿出一本言情小说资源,指着扉页文案说:“这个!顾北城,你好狠!三年后,她带着儿子出现在男人面前。顾北城说‘女人,这次你逃不掉了……’呃,不好意思,拿错了***。”
易南烟:“……”
顾思淼又换了另一本,“他,是娱乐圈顶级流量,拥有人神共愤妖孽脸,不近女色,被称为‘最想睡却睡不到的男人’。她,身姿翩翩,高贵冰冷,是舞蹈届的传奇!全城都知道她是他的***,却不知道他在夜里想她到发疯……”
“淼淼,你的试卷。”
说话间,陶妗茉将老师刚批改完数学试卷发到桌上,顾思淼看了眼成绩,“卧槽!59分!我这次考这么高?”
易南烟:“……”
她尴尬笑笑,由衷地劝导好友:“淼淼啊,下次我们少看点这种奇奇怪怪的小说资源,说不定能考六十分的。”
顾思淼对着数学卷子傻笑,显然对这次的成绩很满意,侧头问:“南烟,你考多少分啊?”
“我没有发到卷子。”
直到陶妗茉发完所有的试卷坐回位子,易南烟也没有拿到自己的卷子,可她记得自己明明交了,拍了一下陶妗茉的肩膀,问:“妗茉,没发到我的卷子吗?”
陶妗茉摇头,“没有,老师给我的都发下去了,要不你去办公室找找,看看是不是老师落在桌上了。”
“好。”易南烟想了想,站起来,趁着还没上课准备去一趟办公室。
数学老师的办公室在三楼,易南烟选了最近的楼梯通道下楼,没想到在楼梯拐角处遇见给她写情书的陆明辉。
她顿住了脚步。
陆明辉抬手整理着自己的发型,身上的校服歪歪扭扭,大概是想表现出自己很有深度,鼻梁上多了一副黑框眼镜,与他不务正业的气质格格不入。
他想必知道易南烟会经过这里,在拐角处不停踱步,一副等人的姿态。
见易南烟出现在楼梯口,他眸光一亮,上前几步叫住她,“易南烟!”
易南烟知道自己躲不过了,深吸一口气问:“有事吗?”
陆明辉垂下眸,易南烟居然从他脸上看到了一抹脸上看到了一抹娇羞!?
对,是娇羞无疑了,可他好歹是个男生啊!
娇羞算怎么回事?
易南烟内心叫苦不迭。
陆明辉靠近一步,“你收到我的情书了吗?”
易南烟吞了一口口水,往后倒退一个台阶,“收……收到了。”
“那你怎么不给我回信啊?”
“啊?还要回信?”易南烟有些局促地说。
陆明辉仰头仔细观察台阶上的易南烟,想从她的表情里看出她对自己到底有没有意思,可她始终盯着自己的脚尖,偶尔抬眸眼底也只有慌乱。
他说:“我知道,突然向你表达爱意可能吓到你了。但我信里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的!你要是不信,我可以看着你的眼睛再说一遍!”
这里随时都有同学经过,想起他在信里的肉麻语句,易南烟自己都是起一身鸡皮疙瘩,更别说让别人听见。
她连忙摆手,“别别别……你不用重复了。”
陆明辉面露喜色,“这么说你是答应和我在一起了??”
易南烟:“……”
这跳脱的思维真的有点跟不上。
她脸皮薄,总是不好意思当面拒绝别人,但今天怕是不把话说清楚是过不去了。
“陆……陆同学……”
“你叫我明辉就好,或者叫我辉辉!”陆明辉眉宇飞扬。
“……”
易南烟想起丁瓒那天作呕的模样,如果不是自己一贯礼貌克制,自己现在一定和他一样的表情。
她接着说:“陆明辉同学,你很好,也谢谢你对我的抬爱。但是现在离高考还剩两个月,我不想分心,也祝你考出好成绩。”
她以为自己的话已经说得够明白了,没想到陆明辉听完反而笑了,“我就猜到你会这么说!那是不是高考结束,你就答应我了?没关系,我可以等!”
“啊……”易南烟错愕,“不不不,你别等,因为……可能毕业我也不会答应你的。”
“为什么?!”
“因为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所以真的谢谢你。”
这样说他大概就会明白她的意思从此死心了,虽然这个秘密她从未对任何人说过。
离上课时间很近了,陆陆续续有几个拿着篮球的高个子男生从他们身边经过,轻佻地朝他们吹起口哨,易南烟认识他们,是丁瓒班上的体育生。
她放弃了要去老师办公室找卷子的念头,对陆明辉说了声“再见”,转身要走。
陆明辉怔忡片刻之后高声叫住了她:“易南烟!那个人是不是丁瓒!”
易南烟身子一僵,鞋子像被沾了胶水定在原地。
丁瓒趁课间和同学去操场打了会儿篮球,在上楼梯时莫名听到自己的名字,下意识抬头,看见了易南烟的背影。
她身后还站着一个高高瘦瘦的眼镜男生,脸上表情受伤。
丁瓒放慢脚步忍不住打量他几眼,心想这大概就是那个给南烟写肉麻情书的男生吧,长得可真寒酸,不过看眼下的情况,南烟应该没答应他。
丁瓒说不上为什么,课间连输三球的郁闷心情,在这一刻莫名好了几分。
他走上去,拍拍易南烟的肩膀,玩笑问:“哎,这就是叫你烟烟的痴情男?够狠心的啊,真的不答应人家?”
易南烟没料到他会突然出现,吓了一跳,“你怎么在这里?”
丁瓒转动手里的篮球,“还能干嘛,打完球回教室啊!”
易南烟不知道他听到了些什么,心虚地把他往上推,“那你还不快回去!”
丁瓒笑嘻嘻的,“别急啊,你还没告诉我呢!”
陆明辉攥紧拳头恶狠狠地瞪着丁瓒,“你居然连我信里的内容都知道,看来学校里的流言说的没错,你们果然在一起了,你们有婚约,还是娃娃亲!”
“婚约?!娃娃亲?!你听谁说的?”丁瓒像听了一个***的笑话,笑得停不下来。
陆明辉:“整个年级都知道!但是你别得意!就算有重重阻碍,我也不会放弃的南烟的!丁瓒,我要和你公平竞争!我……”
“等等,等等。”丁瓒缓了缓,打断他,“你是肥皂剧看多了还是有臆想症?还公平竞争?谁要和你竞争!”
易南烟低着头,捏紧了衣角。
陆明辉:“这么说,你们不是那种关系?”
“当然不是!我和她一点关系都没有!所以,我和你不是敌人,她不答应你的追求,你可别把责任赖在我身上!”
丁瓒饶有深意地看了陆明辉几眼,坏坏地勾起唇角,“我以前觉得南烟挺笨的,不过今天看来,她终于做了一个聪明的决定。”
易南烟听不下去了,抿唇沉着脸转身就走,陆明辉却没在意丁瓒的话,冲着她的背影高声喊道:“易南烟!我不会放弃你的!”
易南烟没有回头,只听见身后有大批男生起哄的声音,和丁瓒在她身后,满是讽刺地“嘁”了一声。
丁瓒在五楼楼梯口追上了易南烟,“你等等我,走那么快干什么啊?”
他凑近她的耳边低声问:“喂,那你喜欢的那个人到底是谁?”

顶流也想谈恋爱免费阅读

05
上课铃打响,易南烟没有回答丁瓒的话直接进了教室。
见她空手回来,面色低沉,顾思淼问:“怎么了,卷子没找到吗?”
易南烟摇头,什么也没说,坐回了自己位置。
顾思淼安慰道:“没关系的,等下节数学课你问问老师好了,一张卷子而已,实在没了我们可以合看——如果,你不嫌弃我错题太多的话***。”
班上同学陆陆续续坐回自己位子,班长程澈从教室外进来,手里拿着一张残破的试卷,径直走到了易南烟的面前。
“易南烟,我捡到一张卷子,没有名字的,你看看是不是你的?”
程澈的声音犹如他的名字一般,纯净而温润,像山间自在奔流的小溪。
试卷已然残破不堪,左边半张少了两个角,卷面上印着一只偌大的脏兮兮的脚印,可以想象这卷子都经历了些什么。
易南烟略略看了一眼试卷上的内容,点头,“谢谢,是我的。”
顾思看着试卷咽了口口水,“这试卷上的名字都被撕了,班长你是怎么认出这是南烟的试卷的?”
程澈很浅地笑了一下,“我就是看字迹有点像。”
“这也能看出来啊!”
顾思淼唏嘘,她自认和易南烟从初中到现在做了快六年同学,应该是这班上对她是最熟悉的,但也不能单凭字迹就确定这是她的卷子,班长果然是班长,厉害!
易南烟问:“你在哪里捡到的?”
程澈:“我去楼下找同学,在他们走廊上捡到的。”
前桌陶妗茉的身子一僵,正打算回头说些什么,数学老师边抱着书本走了进来。全班同学静下来,易南烟再次对程澈说了谢谢,他朝她微微一笑,走回了自己座位。
数学老师对这次考试进行总结:“这次小测班上总体情况都还不错,平均分有所提高,但也出现了很多不该有的失误。我们先讲一下最后一道大题,这是今年奥赛的原题,全班只有一个人做对了。”
她点名,“易南烟,起来讲讲你的解题思路。”
全班几十道目光齐刷刷望向她,易南烟垂眸盯着自己残破的试卷,左下角缺的那一块正好是这道题的答案。
幸而这道题的思路早就印在她脑子里,她缓缓站起身,看着老师在黑板上画下的图形说出自己的解题步骤。
“由已知可得DE垂直于DA,以D为坐标原点,DA的方向为X轴正方向……”
班上一些同学听傻了眼,等她不紧不慢地说完,才恍然大悟原来是这种解法,易南烟坐下时,顾思淼看她的眼神里充满了对知识的崇拜,还有“我这个学渣渣居然能和学霸做朋友”的小骄傲。
数学老师借此机会表扬了易南烟一番,鼓励班上同学要多向她学习,同样是一个老师教的,人家还是艺术生都能这么优秀!
一顿激励式教育过后,数学老师继续上课,陶妗茉趁着老师转身写黑板的间隙,飞快往易南烟桌上塞了张纸条。
【南烟,真的不好意思,可能是我去拿卷子的时候不小心把你的弄掉了,你不会怪我吧?】
易南烟她盯着陶妗茉的背影看了许久,垂着眸不知在想什么,直到这堂课快结束,她才给陶妗茉回了纸条。
只有一个字:【嗯。】
-
今天一整天,易南烟除了上课回答问题,几乎再没怎么说话。
到了晚上,顾思淼提出放学请她和陶妗茉喝奶茶,庆祝自己这次数学随堂小测比上次高了十分,易南烟答应了。
陶妗茉说:“淼淼,我就不去了,你知道的我爸妈管得严,放了学他们就会来校门口接的,要不下次等你模拟考考好了我们再一起庆祝?”
顾思淼扬起下巴,“你确定?就我这极不稳定的发挥,不知道多久才能有下次呢!这叫奶茶常有而10分不常有!”
周围一群人都被她给逗笑了。
易南烟拿出手机给丁瓒发了一条消息:【放学不用等我了,我自己回家。】
最后一堂自习结束,顾思淼迅速收拾好书包,拉着易南烟以最快的速度冲向学校对面的奶茶店,每日放学是这家店生意最忙的时候,晚来一步就要排好久的队。
顾思淼问易南烟喝什么,她说都可以,顾思淼就给她点了一杯***奶茶,十分糖。易南烟吸了一口,简直要被甜掉牙了。
“淼淼,这也太甜了吧,得多少热量啊?”易南烟皱着一张脸说。
顾思淼***笑了两声,“没事,你都艺考完了,胖一点没关系的。”
易南烟咬着奶茶里的珍珠小声嘟囔:“我是艺考完了,又不是之后都不跳舞了,不能这么放飞自我。”
顾思淼一口气吸了大半瓶,脸上都是满足的笑意,她才不管那么多,胖就胖吧,世间万物,唯有美食不可辜负!
待沿着马路走到人少的地方,顾思淼才说:“其实,我知道你今天心情不好,心情不好的时候就多吃一点甜的,说不定会开心一点。”
她了解易南烟,越是闷不做声越是心里有事。
今天下午的时候,丁瓒否认和易南烟关系的消息就在学校传开了,那些暗恋他的小女生原本还为他订了娃娃亲而伤心着,听了这个消息简直像吃了一颗回血丹,顿时又充满斗志了。
她和易南烟去上厕所的时候,其他班那些女生看易南烟的眼神都变了,或冷漠,或嘲讽,居然还有同情。
说来也是奇怪,丁瓒在学校很有女生缘,平时关于他的流言蜚语不少,从来不见他否认或者解释过什么,偏偏这次急着撇清了和易南烟的关系。
她和易南烟同学这么多年,南烟虽然嘴上不说,但闺蜜的少女小心思,她多多少少能猜到些,青梅竹马没有故事?她才不信!
她安慰道:“没事的南烟,小说资源里都是这样写的,男主开始都排斥和自己有婚约的女主,后来在不知不觉中爱上了她,最后虐妻一时爽,追妻火葬场!等他抱着榴莲来向你认错的时候,你就让他跪的时间久一点!”
易南烟被她逗笑了,用食指轻戳她的小脑袋,“顾淼淼,你脑子里整天在想什么?”
见南烟心情阴转多云,顾思淼也跟着笑。
到了挥别的岔路口,易南烟搅动着杯里的珍珠问:“淼淼,我记得妗茉以前初中的时候,是我们隔壁三班的对吗?”
顾思淼眨着眼睛想了想,“没错啊,我记得他们班主任是那个光头强,可凶可凶了!对了,那个跟你告白的陆明辉还跟她是一个班呢!怎么突然说这个?”
“没事,突然想到而已。”
易南烟摇头,望着前方的目光遥远而空洞。
-
星河湾附近有几盏路灯坏了,物业一直没修,回家的路上,丁瓒的脚步比平时快了不止一倍。
最后一堂晚自习他睡着了,被放学铃吵醒后才看到易南烟发给他的消息。放学后,他特意绕到实验班门口去逮她,可易南烟早就一溜烟跑得不见踪影了。
经过易家楼下时,丁瓒下意识抬头望了一眼,南烟房间的灯亮着,她早就到家了。
丁瓒低低骂了声“小没良心的”,将怀里呜咽的小家伙关进笼子里,弯腰藏在易家的旁边花圃底下。小家伙摇着尾巴呜咽两声,有些害怕的样子,他想了想,担心走丢,将它放进笼子里,又拿出纸笔写了张字条塞***。
一切安排妥当,他揪紧书包带子跑回家,放下东西没过多久,又折回来,站在南烟的窗口喊她的名字。
“南烟!你下来!我找你有事!”
楼上房间,易南烟坐在书桌旁,手里拿着妈妈给她的英国皇家舞蹈学院的报名表,她听见丁瓒喊她了,可她没动。
丁瓒喊了半分钟,仍不见楼上的人没搭理他。他气急败坏走到正门,门口那株栀子花的盆底有易家的备用钥匙,那是南烟偷偷藏在下面的。
小时候,她父母工作忙常常不在家,她几次出门忘了带钥匙还是丁瓒帮她翻窗***开的门,后来她学乖藏了把备用钥匙,这件事只有他们两个知道。
丁瓒拿了钥匙正要开门,门忽而从里被打开了,易良平拿着个保温杯出现在门口。
“阿瓒,是你啊?”
平时这个时候易良平多半还在外面应酬,丁瓒只知道翁怀敏今天在医院值夜班,没想到南烟她爸这么早就回家了,急忙把手里的钥匙藏在身后,扯出一个讨好的笑,“晚上好啊易叔,您今天回来的真早。”
“今天单位没事就回来了,”易良平也跟着笑了笑,“我刚才在房间听见你找南烟?”
丁瓒立刻说:“噢!对,我找她复习功课呢,这不没几天要模拟考了,来找她问几道题目。南烟在家吗?我刚才喊了好久都没人回。”
“她在楼上书房呢,可能是没听见,你上去找她吧。”易良平侧着身字让丁瓒进来,又问:“对了阿瓒,你爸在不在家,我找他谈点事。”
丁瓒钻进门,“在啊,他就在书房打电话呢。”
“行,我去趟你家,你和南烟……”
“放心吧易叔!我保证督促南烟好好学习认真复习功课!”丁瓒油嘴滑舌地说。
易良平笑了,他女儿学习主动性强,哪里需要别人监督,反倒是丁瓒,他那爱玩的性子能主动来找南烟问题目已经是难得!
不过这两个孩子从小就在一起玩,易良平也没什么不放心的,交待他几句桌上有水果,和南烟学累了可以吃点东西,就带上门去丁家了。
走到一半,易良平忽然觉得不对,哪有人来问题目连书和笔都不带的?
这个臭小子,又被他给哄了!

小说资源推荐

今天的推荐就到这里了,更多精彩的小说资源本站也会慢慢的在推送出来。如果这本小说资源还不能让你满意,翻翻本站之前的推文,相信应该会有你喜欢的。

点击免费阅读顶流也想谈恋爱全部章节!

易南烟丁瓒小说仅代表顶流也想谈恋爱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导读网立场。

呜呜文学小说阅读资讯网

声明 | 小说导读资讯网

使用手机软件扫描微信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获取更多热点美文